栏目导航

“寒假终于结束,我自由了”,大学生吐槽“家

更新时间: 2019-02-28

土木学院的大一学生刘文杰称,家人认为大学生辅导小学生断定是很容易,事实并不如此。她在给妹妹检查作业时,就会遇见一些自己也拿不准的标题。“当初出题很灵活,第一次我将拿不准的题目判断错了,反被上小学的妹妹遍布了一次数学常识,真的无比愧疚。当初理解父母培养咱们有多不易了。”

记者从该校多名学生中懂得到,与杜佳琪有相似经历的学生不在少数。“三年级的小学生语言抒发才干有限,有些话只能表白个意思,作文基本上要靠我帮他构思,遇到生字,让他查字典他嫌麻烦就罢工,瞪着眼睛看着我,可是又不能打,谁让他是我亲弟弟。”汉语国际教诲专业的张诗雨谈起辅导表弟作文也是一脸无奈,“《石灰吟》读了三十遍都没背下来,不是背错就是忘记怎么接下句。”

(记者王进良 通讯员雷蕾 刘丽媛 李锦)

杜佳琪本人学的是会计,但教妹妹数学时却比学做账还崩溃。“她知道6乘9得54,算9乘6却得出45来。问她为什么,她回答道——问题相反,得数也应该相反。我让她再算一遍,她又从1×1开始往后背。”而妹妹的寒假功课套餐又非常丰富,除了各科寒假作业,还有日记、家庭趣事小作文、读书笔记、小报、英语据说视频……

“不写作业,家中欢笑;一写作业,鸡飞狗跳。”杜佳琪称,回家第一天,爸妈就表现为了家庭的和谐与幸福,妹妹寒假作业这个“鱼塘”,得由她来承包。就这样,每一天因为作业跟妹妹的斗智斗勇,成了她寒假生活的主打歌。

楚天都市报2月27日讯 “寒假终于结束,我自由了……最痛楚的时刻在于辅导文科渣做数学,辅导理科渣写作文,哪个更酸爽?还好我不是孤单的……”武昌工学院会计学院大一学生杜佳琪的这条友人圈,引来同学们共鸣,不少大学生表示摆脱“家教辅导员”这个身份,令人神清气爽。